延安富县女企业家缑晓荣:一路风雨一路歌 为谁辛苦为谁甜?

  九月的陕北黄土高原,秋高气爽,沟壑碧绿。远处,一道道排列整齐的梯田里,饱满的谷穗在秋风摇曳下轻点着谦逊的头,一棵棵挺拔的玉米杆上,红红的缨子好似一团团小火焰,为整条沟坡点缀上了一道道亮丽的风景。

  这里,是素有“塞上小江南”之称的陕西省延安市富县一个叫万荣佳生态农场的地方。十年前,在这片沟壑纵横的荒山荒沟里,我们的主人公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用一双勤劳的双手,倾注满腔心血和滚滚汗水,投资全部积蓄,硬生生地整理出了一方占地1300亩的“世外桃源”,即万荣佳生态农场。

  春天,在农场的山坡上,百花开放,蜂蝶飞舞;秋天,硕果累累,富士苹果、翡翠香梨令人垂涎欲滴;生猪养殖、土鸡散养、红萝卜种植、向日葵朵朵盛开,这一切,编织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田园画卷,美不胜收。

  让我们暂且卷上画轴,拉开帷幕,欢迎万荣佳农场的主人——缑晓荣女士闪亮登场。

  缑晓荣,延安市富县人,七十年代生人。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敢闯敢干、雷厉风行、吃苦耐劳、勇往直前,成为她创业征途上一个个闪亮的标签。干过个体、卖过肥料、开过酒店、创办农场,资助贫困大学生上学,为贫困村爱心超市捐物,深入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踊跃参加万企帮万家活动,深入王家角村精准扶贫……

  这一路走来,也为缑晓荣戴上了一顶顶高贵的“金冠”:富县女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延安市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陕西省女企业家协会会员。这些都是她辛苦付出的结果,是组织对她工作的肯定和认可。

  此刻,站在一处沟壑万纵的塬畔旁,呼啸的秋风肆虐着缑晓荣凌乱的头发,远眺连绵起伏的重重叠障,迷人的秋景,并没有撼动她冰冷的心房。近十年来,表面神采奕奕、风光宜人的背后,埋藏着多少辛酸和苦辣。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女企业家,受伤的时候该到哪里去寻找一个温馨、倾诉的港湾?创业征程上的层层阻力、人为设障、甚至以威胁其生命作为代价,打击迫害,这一系列的遭遇,是一个女人瘦弱的双肩能承载起的吗?想到这些,泪水顺着缑晓荣的脸颊默默流下。

  “我的故事,就从万荣佳生态农场的建设说起……”近日,晓荣女士向媒体写信,痛述其创业的艰辛和不公,现整理汇编如下,以飨读者。

  2010年4月,按照“绿化荒山、调整产业、开创黄土高原‘绿色革命’”的号召,我四处筹集资金,动用所有积蓄,购买了位于延安市富县钳二乡钳二村一处山沟里的荒坡地,通过人力、物力、财力的大量投入,经过一番辛勤整理后,我复耕荒山荒坡土地1300亩,并成立了富县万荣佳生态农场。在农场内,我种植果树500亩、翡翠梨20亩;与杨凌本香集团合资开发生猪养殖产业,年出栏5000余头;引进大荔蔬菜合作社200亩红萝卜种植项目;与富县“大红公鸡”合作社合作,实施土鸡散养2万多只;引进浙江芦花鸡大棚科学化养殖项目;种植玉米40亩,向日葵30亩……经过一路心血和汗水的浇灌,一个欣欣向荣、朝气蓬勃的现代设施农场,展现在人们的眼前,为带动当地农村产业发展、脱贫致富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就在我事业发展的蒸蒸日上之时,一些人为事端慢慢地浮出水面,层出不穷,可以用“祸从天降”来形容,也不为过。

  早在2010年秋,延长油田直罗采油厂与我本人口头协商,为了油田的发展,要占用我农场承包地24.92亩,我同意了。谁知到了2011年4月份,在我本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钳二乡原书记、乡长、会计、李尧科村原支书、主任及现任支书王某甲等人,相互勾结,直接与直罗采油厂签订了虚假合同,公然在我的“地盘”上,将本该属于我的土地补偿款--近48万元私自瓜分,这和土匪行径有何区别?

  在多次交涉、奔波无果之下,时间到了2017年7月,李尧科村支书王某甲觉得他赃款分得太少,就打起了我农场的主意。多次煽动村民在路上设障,阻挡我出入,并要挟了我1.25万元的“协调费”,初尝甜头后,他再次狮子大开口,张口要三、四十万元,简直是无法无天,我是绝不会答应的。

  从2017年起,因为“堵路”无法劳作,导致农场种植的30亩向日葵、200亩红萝卜、60亩玉米颗粒无收,全部烂在地里;拉到山上的几十吨水泥、12车煤矸石全部报废;500亩果园地荒树烂;雇来的铲车和压路机被堵在山上无法作业,每辆车每天费用800元,仅此一项每天就损失4500元,这还不包括20名工人的工资……截至目前,我直接经济损失高达600余万元。

  事情发生后,我没有气馁,迎头而上,多次找县、乡政府主要领导反映情况:县长给乡长打电话,乡长瞒哄说已经处理好了;找乡党委书记,满口答应给予解决,就是迟迟不动;给当地派出所报案,却说让村上协调解决;曾有一位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在查看项目进展时,发现道路被堵,直接给乡长打电话,但也无济于事。这起以谋取不当利益为目的的“挡路”事件,是在给延安营商环境抹黑,是一起明显具有黑恶性质的事件,相关部门却不闻不问、敷衍了事、互踢皮球,严重违背了“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理念!

  富县万荣佳生态农场土地整理项目,是我在2013年,将自己承包的金家塬荒山荒坡地,申请为国家土地整改项目的,后经市、县土地部门等相关领导实地考察,经富县自然资源局(原国土资源局)立项、审批和验收后,予以申报的项目。我委托同学找富县原国土资源局原任局长武某,打听项目资金落实情况,武某称资金一直没有下来,让我先垫资上,我前后花费120多万元,用于该项目的整理,并向该局提交了复耕土地支出费用明细、票据、承包合同书等材料。

  在这里,我必须要提起的一件事是:在整个“挡路”事件中,富县GONG AN局领导王某乙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事发第三天,王某乙领来三台铲车,在我整改过的山坡上做样子,拍了一通照片就走了。当时,王某乙对我说:钱拨下来给你80万,我说我花了120多万,你得给我120万。他说跑这项目动用的人多,需要打点的人也多……直到2019年10月份,我托人在国土地局查了一下,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我申报的项目早就批了,是按400多亩上报的,拨款200余万,是从富县某建筑工程公司的账上走的。

  我被蒙蔽了这么久,如今才如梦初醒,我一定要讨回自己的血汗钱!自己辛辛苦苦用汗水换来的项目款,怎么能白白让这些人轻而易举拿走呢?于是我四处反映,为己鸣冤。

  对此,王某乙通过我同学传话,让我不要告了,说钱也花了,牵扯人也多,否则我就会“出事”。听一听,这种威胁的话,竟然出自一个堂堂GONG AN局领导之口。他们狼狈为奸,拿我的土地整改项目给自己捞钱?那我自己起早贪黑、一分一厘垫付进去的辛苦钱该找谁要去?难道就这样白白打了水漂吗?

  不久,王某乙的威胁还线日,本人差点被人故意用车撞S。事前有人打电话冒充我同学,问清我在什么地方,不到几分钟,我就被人用车撞倒,车辆现场逃逸;2020年8月22日,我在一茶坊烤吧跟几个朋友吃饭,此间,寺仙乡干部李某某走进来,看样喝了些酒,凑到我耳边悄悄说:有人通过他要买我的命,话音未落,他就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打倒在地,狠狠地用脚踢、猛踏我的头部,后在众人阻止下,他悻悻离去,我报警后派出所仅仅以伍佰元罚款了结?

  时至今天,一些社会闲人煽动我尚欠房款的房主向我讨要房子,对我“泼脏水”;甚至王某乙其中一个在县纪J部门上班的亲戚也在我的抖音留言区留言,对我人格侮辱,谩骂;但我要生存、我要坚强地活下去呀?!我要和他们战斗到底,不到胜利决不收兵;所以更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给我大力的支持!帮助!

  痛定思痛,仔细想想我遭遇的这几件事:延长油田钻探占用我承包地赔偿款被乡、村干部合伙私吞;李尧科村支书王某甲公然煽动群众“挡路抢劫”;复耕土地惠农补贴款进了别人腰包……这一切,究竟涉及怎样的幕后故事?为何我的举报遭到层层人为设障,各级部门闪烁其词,部分领导态度蛮横,甚至还有将我推出门外之举,他们敷衍推诿、相互裹挟,使我的问题至今无人解决,毫无结果。

  我是积极响应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创办了万荣佳生态农场,还被评为富县女企业家,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竟然成了某些领导肆意攫取钱财的平台,在反映无门的情况下,只好投书媒体,希望通过舆论的力量,让笼罩在我头上的乌云早日拨云见日;让正义的曙光早点照耀富县大地;让我的合法权益最终得到维护;让我的万荣佳农场早日按下重启键,轻装上阵,在新时代的征程上快马扬鞭,一路驰骋,再塑辉煌。(缑晓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