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萧景墓神道石刻将打造景观公园

  中国园林网4月6日消息:位于南京栖霞大道边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萧景墓神道石刻,曾长期被泥泞菜地包围,日前文物部门对石刻周围进行环境出新,种上翠柏等绿植,整洁又不失庄重。南京曾经的市徽中,辟邪图案的原型就是萧景墓石刻。南京现存有十多座南朝石刻,为何选它呢?记者昨天采访了30年前市徽的设计者原南京艺术学院院长保彬教授。

  萧景墓石刻位于栖霞大道的南侧,地表上存有石望柱(即“华表”)、石辟邪各一座。在南京现存的十多处南朝石刻中,萧景墓石刻堪称名气最大的一处:其一,南京曾经的市徽上的辟邪图案,就是以该辟邪为原型。南朝石刻虽然堪称“瑰宝”,但零星散落远郊,大部分南京人知道、了解它们,还是从市徽开始的;其二,石望柱的艺术价值极高,梁思成、刘敦桢主持编写,刘敦桢主编的扛鼎之作《中国古代建筑史》中,专门收录了萧景墓石望柱的照片与绘图,称其“简洁秀美,雕塑虽多而无繁琐的弊病,是汉以来墓(华)表中最精美的一个”。

  萧景墓石刻享誉海内外,常年来,南京本地乃至国内外来此探访、拍照的文物爱好者络绎不绝。但由于石刻位于厂区与公路之间,该区域被附近居民辟为菜地、农田。虽然文物部门在石刻四周围上一圈石栏杆,但从路边走到石刻处,100多米的距离却要穿过没膝的秸秆、野草,还得提防一脚踏空,踩进满是积水的坑洼里。

  此次环境出新,由南京市栖霞区文化旅游局以及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共同出资。记者在现场看到,石刻周围的菜地已经被清除,围绕石刻以及通向石刻的小路两侧还种上了一片柏树和其他树木,整个区域的环境大为改观。

  “以往的农田不仅环境脏乱,火灾隐患更令人担忧,此次清除后再栽上树,还能杜绝种菜现象回潮。”栖霞区文旅局负责人说。

  南京市栖霞区文旅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清除菜地只是提升萧景墓石刻周围环境的第一步。接下来,还计划以石刻为中心打造一座景观公园。

  记者了解到,在南京栖霞区、江宁区,以景观公园的方式保护南朝石刻整体环境,已有诸多成功的先例。例如位于甘家巷的萧恢萧憺墓石刻、学则路地铁站边的萧宏墓石刻、上坊中学对面的万安陵石刻,都已经建成免费开放的市民公园。这些公园里没有其他附加设施或建筑,只展示石刻本身。

  此外,对于萧景墓石刻本身的保护,文物部门倾向于选择已经在萧宏墓石刻、万安陵石刻等地采用的方式用四面透明的钢化玻璃的“观景亭”将石刻罩起来。如此一来,既不影响游客欣赏石刻以及石刻上的纹饰,又能防止石刻遭受风化与酸雨侵蚀。

  “目前用化学材料修补的工艺还很不成熟,因此采用加顶保护先阻止石刻继续风化的方法,最被专家和公众认可。”栖霞区文旅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上世纪八十年代,南京曾有过自己的市旗市徽,虽然几年后就被取消了,但那只辟邪从此深入人心,代表了南京的形象。

  在南京现存的南朝石刻中,论历史悠久,有“开山鼻祖”建于刘宋时的麒麟铺石刻;论规格等级,有代表帝陵的麒麟铺石刻与狮子冲石刻;论完整程度,还有华表、辟邪、龟趺俱全的萧宏墓石刻。为什么市徽图案偏偏选择萧景墓石刻呢?

  市徽设计者、时任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国画家保彬教授今年已经82岁。昨天,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上世纪80年代,南京曾相继推出市徽、市旗、市花、市树,其中市徽图案于1986年正式开始征集,在他的设计方案中,不仅有长江、明城墙、“虎踞龙盘”等元素,还将萧景墓石刻的辟邪置于图案中心位置,代表着“六朝古都”。1988年,他的方案正式通过并启用。

  “我对考古、文物领域并不熟悉,但从美学的角度看,萧景墓石刻的辟邪作为市徽当之无愧。”保彬教授说,这件辟邪虽然臀部略残,但昂首张口,长舌垂胸,胸前几缕勾云纹,仿佛长髯飘拂。它整体的长宽比例匀称,有雄俊壮美之感。相比之下,南京、丹阳等地其他石刻要么瘦长有媚态,要么古拙少灵气。

  保彬教授还记得,在他当学生时,曾在栖霞一带写生,第一眼看见萧景墓辟邪时,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种穿越1000多年的美感,还有那种历经沧海桑田的包容,深深地打动了我。当年写生时就画了很多速写,这可能直接影响了我后来设计市徽图案的构思。”保彬教授也记得,当年他写生时,萧景墓石刻周围是无垠的原野。当得知如今的环境已有很大提升时,他也表示希望有机会能故地重游。

  2014年9月的一天,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南京城市记录者方青松在微博发文称,萧景墓石刻遭野蛮拓印,柱额、柱身、柱座被墨严重污染。当时记者赶到发现,石柱碑文及碑文以下的柱身、柱座,仍留有大片干涸的墨汁痕迹,周边草丛中还躺着几个墨汁瓶子。

  南京市文化综合执法部门在网上监控到了这一消息,栖霞区文化旅游局也到现场进行了调查并报警。

  说了这么多萧景墓石刻,那么萧景是谁呢?热播电视剧《琅琊榜》中的人物“梁帝”原型是梁武帝萧衍,而萧景就是萧衍的堂弟。值得一提的是,萧景本名“萧昺(bǐng)”。由于唐高祖李渊的父亲名叫李昞,“昞”也可以写作“昺”。唐代史学家姚思廉在编撰官修史书《梁书》时为了避讳,就将“萧昺”改成了“萧景”,并被后世沿用下来。

  本网站发布与转载的所有资料均为促进行业内信息交流使用目的,任何被授权的浏览、复制、打印和传播属于本网站内的资料,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园林网”等声明版权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过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园林网”字样。违者本网站将依法对侵权者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网站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出于传递更多之信息而转载,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我们协调给予处理(或删除);如不同意本网之转载,请及时告知本网撤除;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标明原稿件来源,不得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园林网”,如因此原因涉及版权法律追责,自行负责,本网站概不负责。

  ③ 任何单位和个人认为通过本网站包含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本网站进行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说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并核实后,将会立即移除被控侵权内容。

  ④ 凡向本网站投稿的作者,投稿人务必保证稿件的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如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