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债今日正式“入富” 增量资金有望排队入场

  今日,中国国债正式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纳入过程将分步骤在36个月内完成,届时中国国债占富时世界国债指数的权重将达5.25%。

  近年来,中国债券市场改革开放发展稳步推进。目前,我国债券市场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能力明显增强,并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踊跃配置。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28日,中国债券市场存量规模达126万亿元。另据中央结算公司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境外机构债券托管面额达34941亿元。

  2020年9月25日,富时罗素公司宣布中国国债将被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彼时表示,“这充分反映了国际投资者对于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金融持续扩大开放的信心”。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去年9月28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国债被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体现了中国债券市场和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持续扩大的积极成果,反映的是国际投资者对中国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成效的信心以及对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和投资营商环境持续改善优化的信心。

  今年3月29日,富时罗素宣布决定自今年10月29日开始将中国国债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富时罗素首席执行官瓦卡斯·萨马德在公告中说,这一决定反映了富时罗素对中国市场改革巨大成就的肯定。

  中国国债已先后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和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加上富时世界国债指数,中国国债已成功跻身全球三大主流债券指数。

  “世界国债指数是富时罗素追踪资金量最大的旗舰指数产品,也是全球政府债券指数的标杆。中国国债加入世界国债指数,表明我国债券市场基础设施等已经满足国际化标准,能够引导国际债券配置资金进一步进入中国债券市场,为我国债券市场带来持续可观的资金流入。”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陈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中金公司在相关研报中分析认为,在潜在的被动增量资金层面,如果按照跟踪指数AUM(资产管理规模)在3万亿美元至5万亿美元区间估算,5.25%占比对应的将是约1500亿美元至2600亿美元的被动增量资金,36个月分批纳入意味着每个月的资金流入约42亿美元至72亿美元。富时世界国债指数带来的单月体量冲击要低于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主要是分批纳入时间跨度比较长,可能也是出于平滑投资端可得性、尽量降低纳入指数所造成的市场波动等方面考量。

  “国外投资者已经对中国债券不陌生了,之前通过其他渠道都有参与境内债券和离岸中国债券的投资,很多国际投资机构早已完成了风险与合规审查和相关注册备案。跟踪富时罗素国债指数的机构也很多,即便是被动配置,也是规模不小的资金流入。”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国债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成为大型资产配置品种,是中国债券进一步接轨国际市场的标志性事件,会逐步分流欧美债市资金。被动配置的资金会在很短时间内完成建仓,随着中国长期经济前景越来越明确,未来也将会有主动配置资金流入。

  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除了带动资金流入,“入富”还能将更多海外机构投资者带入中国债市,有助于构建多元化的投资者结构、提高市场流动性,也有助于推动国内债市相关规则进一步完善。同时,中国国债“入富”也将提升人民币债券吸引力,有利于进一步激活人民币的国际金融交易功能、巩固人民币的国际储备地位,对加快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具有积极意义。

  在郑磊看来,随着中国债券市场加入更多国际资金,境内投资者需要更多考虑境外市场的预期和反应,提高投研能力和风控管理水平。

  “外资跨境流入流出规模增加将提升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波动性,增加汇率稳定的难度,货币政策制定除了要考虑对国内流动性和利率的影响,还要考虑对国际市场的影响。”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表示,考虑到目前中国债券市场主要以国内投资者为主,债券通等互联互通交易机制以人民币计价结算,对于外汇市场和国内流动性的影响相对可控。

  对于如何在扩大开放的同时,防范跨境资本异动,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认为,可以进一步完善跨境资金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的管理框架,加强对跨境资金流入、流出双向监测预警的同时建立健全处置极端市场情况的协作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