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沃 “大华干捞粉”品牌做起来了却因没商标导致山寨店遍地开花

  在柳州市文惠桥头经营多年的大华干捞粉,以其特有的爽口、鲜香等特色,虽然不时被顾客吐槽“分量少”,仍拥有一批铁杆“粉丝”。近年来,外卖平台上陆续出现了几家卖干捞的米粉店,名称中都含有“大华干捞”等字眼,生意还都不错。对此,“本尊”却无可奈何!

  多年来,大华干捞一直在柳州文惠桥北头附近一间房屋内经营,“俘获”了不少爱吃美食的柳州人的胃,经常可见食客的身影。

  随着外卖平台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了点外卖解决吃喝,众多商家也纷纷进驻。其中,有几家卖干捞粉的网店在名称中含有“大华干捞”等字眼,销量都还不错。可除了大华干捞自己进驻外卖平台的网店,其他都与其无关。

  “这是因为我们的商标还没有办得。”大华干捞粉的负责人叶女士说,十多年前,她就曾经去办理注册商标,却发现“大华”已经被人注册了,当时没有注册成功,后面这件事就耽搁了下来。

  叶女士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直到近年来,发现好几家名称中带有“大华干捞”等字眼的米粉店在网络外卖平台经营,她才重新关注起商标注册的事情来。去年,她通过代理申请注册“大华干捞”商标,申请了两个不同的类别,其中一个被驳回,还有一个还在等候审核。

  位于东环路上的灯泡厂螺蛳粉,经过近30年的经营,也吸纳了很多粉丝。今年4月,知名财经评论家叶檀来柳州参加一个论坛活动,还特意到灯泡厂螺蛳粉“打卡”发朋友圈。柳州螺蛳粉的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我们已经注册得了一个商标,还有一个也通过了审核,到明年4月就可以完成。”经营灯泡厂螺蛳粉的邓女士笑呵呵地说,她煮了20多年的螺蛳粉,现在主要是监督螺蛳粉的口味和质量,经营的事情都交给年轻一辈了,注册商标的事情也是她的儿子儿媳在负责。

  此外,记者还走访了秋菊螺蛳粉、太太螺等螺蛳粉店,店家们都表示已经成功注册了商标。

  11月9日,记者登录柳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通过查阅“行政处罚信息公示栏”相关信息获悉,近期该局公示的一批行政处罚案件中,就有多起是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而被给予行政处罚的。

  其中包括:某汽车配件有限公司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某个人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某品牌乳胶手套;某商店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某品牌乳胶手套,等等。在此之前,还有某食品厂未经柳州一螺蛳粉品牌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

  而让很多柳州人印象深刻的,可能要数今年5月“柳工集团举报‘柳工煮粉’”的案件。据本报当时的相关报道,该案中柳州市民耳熟能详的“柳工煮粉”招牌,其中的“柳工”二字并未获得柳工集团授权使用。因“柳工”商标已于2009年被国家有关部门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拥有跨类保护的权利,柳工举报也属于一种正当的维权行为。为重点打击仿冒混淆、虚假宣传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在接到举报后,柳州市市场监管局集中部署查处,随后市区各“柳工煮粉”店纷纷进行整改。

  以“大华干捞粉”为例,如果企业正在申请注册商标,但是碰到有人先注册了,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

  广西知识产权维权专家、广西科技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陈朝晖教授介绍,这就得看时间先后顺序,如果这家企业先成立的,成立时间早于该商标注册申请人的商标注册时间,且有充足的证据表明企业成立得更早,并在商品上已经使用了商标,只是还未进行注册,可以走行政申诉等渠道反映,通过合法手段阻止不正当的抢注行为,维护自身的在先权利,“目前国家正在打击恶意抢注行为,如果对方涉及恶意注册,可以去申诉维权”。

  陈朝晖教授也提到另外一种情况,就是要去了解对方是否注册在相同或近似的产品上面,比如“AAA”商标已经在汽车行业注册了,其实还可以在米粉行业进行注册,因为品类不同,是可以同时注册的。

  伴随创新时代的到来,企业或将面临商标或专利等知识产权纠纷。陈朝晖教授建议,除了及时注册自己的商标外,如果遇到侵权行为,也要敢于维权,把属于自己的商标拿回来,“只有这两条都做好了,企业才能走得长远,否则未来还是会存在相应风险”。

  商标是企业的外部形象展示,对企业来说,其实还应申请外观设计专利来保护产品的外包装。运用多种类型知识产权,才能形成对企业产品的全面保护。“这对企业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消费者了解企业,主要是通过商标和外观,如果忽视了这一条,只能说明知识产权的意识还不是很强。”陈朝晖教授表示,如果想走出去,走出柳州,走向全国乃至全球,必须要“商标先行,专利先行”。把知识产权意识建立起来之后,再去推广产品,这一点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