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式的婚姻:再好的关系都怕没有底线

  同事杨宁己有6年婚龄,杨宁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老婆是公司的员工,嫣然自从嫁给杨宁后,就辞去了工作,每天都在家里,整理整理家务,做做她喜欢做的事情。喜欢所有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她没事就约着闺蜜到处美容,逛商场,她享受着张宁带给她的一切物质享受。嫣然的弟弟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个不是很好的工作混日子。

  父母养大两个孩子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以致弟弟没钱了就找嫣然要。嫣然没有工作,也只能问杨宁要了。一次两次还好,杨宁还能够接受,可后来变本加厉,又要买车又要买房。杨宁觉得,嫣然弟弟还年轻,也没谈女朋友,可以不着急买房,自己再奋斗几年。毕竟买房买车是一笔不小的钱,就算杨宁工资还不错,其实也经不起嫣然和她弟弟的这样的折腾。可嫣然觉得她的弟弟就是杨宁的弟弟,一家人不应该在意那么多。

  杨宁真的气急了,以致两个人以离婚收场,明明是结了婚,应该是彼此扶持的两个人,为什么总是自己一个人在付出。夫妻需要相互扶持才能走过艰难。但是单方长期的扶持另一方还是没有变好,反而把对方的付出当作理所当然,那么这个性质就变了,扶持就变成的扶贫。再好的关系也经不起扶贫。

  《欢乐颂》里 五美有四个人都沉浸在爱情的喜悦里,只有樊胜美一个人茕茕独立。

  她把所有的希望和压力都绑在了王柏川身上,三句离不开赚钱买房,每次家里一出事,大到爸爸生病,哥哥出事,债主上门,小到家里没吃了,都会哭着给他打电话:王柏川,你快想想办法呀。就像寄生关系一样,全家人寄生在樊胜美身上,樊胜美把自己寄托在王柏川身上。

  好的婚姻不是要成为彼此的拖油瓶,是彼此能搀扶着一起走,好的婚姻是相互扶持,而不是扶贫。走进婚姻是因为爱情,婚姻是现实的生活,有幸福,有波折,如果相濡以沫的扶持变成没有尽头的扶贫,爱情也就要面对消磨、埋怨和指责。

  王强的妻子于慧,那时王强默默无闻找不到工作,是于慧默默撑起了这个家,而他负责煮饭、做家务、照顾孩子,在那段日子里,他们始终维持着夫妻的平衡。其实一起走过风雨的夫妻,才更懂得婚姻的珍贵之处,但像同事老婆嫣然和《欢乐颂》中樊胜美则一步步让婚姻失衡,透支着伴侣的包容和爱。在婚姻中扶贫恰恰是一个人不成熟的表现。因为他们完全无视了人与人之间的边界,家庭与家庭的边界,而扶贫的坏处,就是帮扶的人更依赖自己。扮演救世主,不但不能解决别人的问题,还会把自己搭进去。无底限的扶贫只地拖垮自己和婚姻,把自己变成提款机,去饲养别人的贪得无厌。

  好的婚姻一定是有边界感的婚姻,互相体会对方的难处,不无节制感的索取,无界限的满足,在满足任何条件之前,先保持家庭内部的资源充足,才不会争吵不断。婚姻没有你想像中那么经得起考验,也没有人有义务一直为不成熟的人买单,在婚姻里的困扰只有先成长自己独挡一面,才能和伴侣携手一起走下去。